搬家常识

老住户探新家难抑欣喜(图)

发表日期:2019-06-18 10:20 【返回】

  “这楼我是看着它起来的。楼体加固了,结实又耐用。”站在自家窗户前,摸着干净漂亮的新墙壁,李宗衡说,听施工方说能抗烈度8度的地震,“我绝对信”。站在屋里,李宗衡一直大敞着房间门,上下楼的邻居不时进来打招呼。虽然她和闺女已经搬走多年,这套房现在由她父母住。“能不熟悉吗,我和闺女经常来这儿看望父母,他们现在岁数也大了,这次老楼的改造,大小活儿都是我在张罗。”抗震加固是老楼综合改造最重要的工程,李宗衡对于怎么把老楼“变新”充满好奇,只要一有空就来现场看看施工进程。从挖沟、打桩到预制构件的安装,她都亲眼目睹了全过程。“先挖沟,然后再打桩。打桩的时候,就和打井一样,2层楼高的钻井往下钻,足足有这么粗。”李宗衡边说边张开双手,比划出了一个坛口大的形状,“听施工方说,顺着钻口钉下的大楔子足足有15米,比现在的地基深5倍。”打完旋进桩,施工方又接着往下灌水泥,水泥灌好后,再在沟里装上一圈钢筋混凝土梁,“织好”了一个钢筋网的地基。5月15日至7月5日,施工方进行了预制板的安装,这相当于为老楼穿上件“铠甲”。安装预制板的时候,李宗衡一直都在旁边驻足。“一块块的预制板,把这楼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。从横截面看过去,预制板里布满了钢筋,每根钢筋都有拇指这么粗。”说起改造的细节,李宗衡滔滔不绝,“政府可真是舍得花钱。”说线个施工工人上门来了。“太好了,一直在等着你们来把窗下墙拆掉呢,辛苦了啊。”李宗衡招呼着。在老屋接好预制件,增加面积后,再把窗下墙打掉,厨房和新增加出来的阳台就可以连为一体了。领头的贾师傅用力将镐头压在窗台上,起初镐头还在坚硬的墙面左右打滑,后来逐渐稳定。只用了20来秒钟,镐头就往下深入了十几厘米。从侧面轻轻一掰,几块砖头就碎下来了。只用了半个小时,2米长、1米高的窗下墙就已经全部拆除完工。工人细心地将拆除掉的废砖头打包,准备过一会儿统一运走。李宗衡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一掰,砖就碎成了两半儿。“瞅瞅,这楼不加固还真不行,砖都酥了。”“1965年这个老楼刚盖的时候,质量还是真不错。”李宗衡说,但毕竟时间过去了将近50年,而且当年用的是传统的红砖加砂浆的方式,不像现在的施工质量那样牢固。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时候,这个楼明显在晃悠,楼里的很多居民都慌张地跑出去。“现在进行综合改造,眼瞅着用的都是钢筋混凝土的预制件,住在里边可就真能放心啦。”顺着李宗衡手指的方向,屋顶上一段心电图状的裂痕赫然映入眼帘。这间卧室的屋顶,一共有5条这样的裂痕,一仰头就清晰可见。“之前,因为我们不在家,施工方都在做楼体外围的改造。接下来他们就要为我们做室内装修。用不了多久,这裂缝就看不见了!”图为由于室内存放的物品较多,二单元302室的李宗衡大姐要与负责拆墙的工人师傅逐屋商量施工方案。 本报记者 孙戉摄推开防盗门,屋里的几扇门还贴着封条。刘奶奶顾不上收拾,直接就半弯着腰盯住左手边一堵老墙仔细端详起来。“新加出来的面积从外头就直接看得见,只要屋里的老墙不再渗水返潮,就太好了!”迎着上午的阳光,刘长利奶奶仔细端详一番后,指着这堵墙对记者说。一堵因多年渗水而变成灰黄色的墙,衬上旁边崭新的瓷砖,确实有点不太搭调。如今老旧小区改造主体工程已经完工,进入内装修阶段,刘奶奶琢磨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要去除这块儿“心病”:“这回再铲掉墙皮、放放潮气,就不会再渗水了吧。”“房子外头已经换成水泥墙,不会再漏水渗水了,您就跟这返潮老墙说再见吧。”施工人员痛快地接着话。刘奶奶家在整栋楼的最西头儿。10年前,老两口和孩子商量着给老房装修。可装修完成后,整个房间变漂亮了,问题也紧跟着出现。在进屋左手边有一堵厨房、卫生间和门厅的隔断墙。装修结束后,刘奶奶在隔断墙边摆上大衣柜,可还没到半年,她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,大衣柜的后背板居然烂了。老两口觉得奇怪,特意找了个全家人都在的日子,挪开大衣柜。他们发现并不是衣柜的质量问题,而是墙。几双眼睛盯准了墙看,居然发现从墙上慢慢渗出水珠来。可施工队反复检查所有的水管后,都没找到漏水点。直到有个老工人说了句话:“是不是外头的事儿?咱去外头瞅瞅吧。”原来,老旧小区改造以前,墙根下有个直接接地的花池。一到下雨的季节,花池里积了雨水排不出去,就直接顺着砖墙往刘奶奶家里渗。厨房和卫生间里贴了墙砖,渗水情况还不明显,一到隔断墙这儿,雨水终于找到出口,全渗进了屋里。在这10年里,单就这一堵墙,刘奶奶就找过三四回装修队。每隔几年,墙皮掉得差不多的时候,刘奶奶就得找人铲墙皮,重新粉刷。可这红砖墙透水的问题没法得到根治。当时施工人员就告诉她,除非换墙,否则没有别的办法。“您看那水泥墙的房子就不透水,老房子用的砖都老了,没辙。”刘奶奶家是南北通透的两居室,一楼又带小院儿,老两口住那是足够了。刚开始听说老旧小区要改造,刘奶奶并不同意。“都住了几十年,现在还折腾什么啊。”刘奶奶原来也是打定主意,不管有什么好处都不乐意“折腾”的户主之一。可改造小组的人一来,一句话就让刘奶奶心动了:“您这房子啊,加面积倒是其次;改造后用新墙,这屋里不会再渗水。”“要能解决渗水的问题,那咱就同意。”老两口商量几句,就拿定了主意。收拾细软,搬到工体附近的孩子家借住。重新走到老房外,刘奶奶伸手拍了拍深灰色的预制结构外墙,笑了:“这新墙可结实,再把屋里的老墙打掉,咱这老房当新房住。”图为四单元101室的刘长利奶奶向施工人员反映困扰自家多年的墙壁潮湿问题。经过这次综合改造,室内墙壁潮湿问题有望得到彻底解决。 本报记者 孙戉摄下午2时,吴秀秋回到了老楼。和别的住户不一样的是,她第一步没有先回到位于2单元202的家中查看,而是径直来到楼南侧。“改造前,一个月要通两三次下水管,我们早就受够了。这不,听说现在正在进行下水管施工,我得赶紧过来瞧瞧。”吴秀秋说。虽然是阴天,但热度一点儿也不减。在室外刚站上几分钟,吴秀秋的脸上已经渗出粒粒汗珠,眼睛却一直盯着沟渠。在沟渠旁边的地面上,一名工人按住一截白色的下水管,另一名工人拉开卷尺,在下水管道上比划着。“还得再短点!”负责上下水管道施工的王师傅喊着。工人又把管子往回拉了20厘米。“好,可以切了。”说着,一个锯子递了过来,两人开始切割。两分钟后,一根约1.5米长的下水管道就锯好了。早已在沟渠中等候的工人接住管道,与另一段已经安装好的下水管接上,封上水泥,最后再盖上土,一小段的下水管道就接通了。地面上,还有几十根未经切割的下水管道。吴秀秋弯下腰来,用手摸了摸下水管道,最后还用力地压了压。“您放心,我们用的管子都是衬塑管,至少30年不用更换。”看到吴秀秋对下水管道如此关心,王师傅耐心地给她解释。这种衬塑管以普通碳素钢管作为基础,管道中还加上了一层塑料。这样一来,下水管道既有钢管的机械性能,又有塑料管的耐腐蚀性能。下水管道堵塞的苦恼,对吴秀秋和新源里西11号楼的居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。从1965年老楼建好以来,下水管道就从没更换过。当年的旧管道使用的是如今早已淘汰的镀锌管,防锈年限较低。在吴秀秋的记忆里,楼里有的单元一个月要通两三次下水管,每次通出来的都是一团团冒着臭气的锈渣,但堵塞的情况还越来越严重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伙儿均摊的通管道费用也越来越多。第一年30元,第二年涨到60元,第三年就变成了80元“每次下水道一堵,一楼住户就遭殃了,污水从下水管里漫出来,臭气熏天。一层以上的住户也不得安宁。”吴秀秋说,她所在的二楼除了忍受臭气,还会影响生活。污水经常从一层倒溢,二层的下水也就排不下去了。由于没有彻底的解决方式,每次堵塞,都只能临时抱佛脚。一次通好后能舒服几天,但下次问题依旧。除了下水管道堵塞,上水管道也经常锈迹斑斑。管道里的锈渣碍着自来水的出水量,遇见洗衣服洗澡时,水流细得能急死人。为了彻底解决问题,新源里西11号楼的综合改造采用了上下水道全体更换的方式。同时,为了使流水更加通畅,上下水管道都加粗了。4月18日开始楼内施工后,楼道里的下水管就逐渐更换完毕了。那次更换上下水管道时,吴秀秋正好在现场。“当时挖开一看,很多管道都很薄。”吴秀秋说,有年轻人动手轻轻一抓,拆下来的管道就变成了一把渣。“当时我就说,多亏现在做综合改造,否则这栋楼的下水道早晚得彻底崩溃。”昨天,在楼内主体工程完毕后,外围开始铺设上下水管道。如果不出现大雨影响施工的情况,今日下水管道就将全部贯通。图为住在二单元202室的吴秀秋大妈为记者指点自己居住的房间。尽管明天才能轮到自己家拆除室内窗下墙,但大妈今天也忍不住好奇,提前来看看。 本报记者 孙戉摄“这儿做一排橱柜,凹槽足够放下烤箱;左边装个台盆,榨汁机的电源可以从橱柜里直接穿过来”上午10时,4单元202的住户王鑫进屋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开灯,检查家里是否通了电。在新源里西11号楼,一个单元每层有三户人家,王鑫家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中间,厨房和两间卧室全朝阳。改造之后,这三间屋每间都加出来一个阳台。在施工方的确认单上,每户家庭可以选择两种厨房天然气管道改造方式。一种是既挪天然气管道也挪灶台,另外一种则只挪管道不挪灶台。至于是否增加电源,要看业主自己的意愿。这次回家,王鑫随身带了好几本西餐餐厅布局、西餐电器的装修参考书,打算做个中西结合的新餐厅。而他也终于可以在新家完成很久以前的一个心愿。2007年高职毕业后,王鑫先后在几家高档餐饮企业做西餐厨师。家里的老人们都很节俭,不想去王鑫工作的地方吃饭。所以,从当上厨师那一刻起,他就希望在窗明几净的开放式厨房中给家里人做上一顿正经的西餐,让家里人也尝尝他的手艺。改造以前,王鑫家的厨房只有3平方米,冰箱、橱柜和抽油烟机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面积。做饭的时候厨房里只能容纳下一个人,吃饭就只能在卧室中围着桌子、茶几“打游击”,从来也没个固定的地方。更让王鑫头疼的是,他平时所依赖的西餐制作工具都是电动的,在老房子中用电,可是个大难题。西餐里用的电器很是讲究,小到搅拌器、榨汁机、华夫炉,大到绞肉机、绞面机、烤箱等等,几乎一件也不能少。可新源里西11号楼这栋老楼的电路甚至不能承受夏天时几户人家同时开空调,更不要说光他们一家人就使用这么多电器了。这老楼并不是没做过电路扩容,但以前经常有掉闸的事情发生,老人们就总是担心。“我一说要做西餐,家里人就拦着;就怕因为做顿饭引起短路,给邻居们添麻烦。”王鑫说。现在,王鑫的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。昨日凌晨,整栋楼各单元的电路全部更新完毕,再多的家电同时运转也能带得起来。“知道老化线路都换掉了,心里特踏实。”胖乎乎的王鑫说着说着就笑起来,像个得到玩具的娃娃。早上10时,王鑫的妈妈田秀芬也过来看房子。最近4个月,由于老旧小区改造,他们一家三口分居3处。王鑫住在姑姑家,妈妈田秀芬住在娘家,爸爸住在单位。3口人很久没有团聚了。田阿姨从楼下经过时,一仰脖,正看见王鑫站在新阳台上半伸着手臂比划,颇有些大厨的架势,再等到她一推开半掩着的门,正看见王鑫忙着。“这儿正好能安一扇推拉门,然后可着阳台做半圈橱柜,接出来3个电源,就成了个开放式西餐厅。”他一边念叨,一边好像想起了什么,跑回老阳台从抽屉里翻出一截软尺,蹲在窗下墙边测起距离。“都延伸到1米6了啊,可以摆得下一张桌子了。”“这儿还富余50公分,放个小烤箱差不多。”还没两三分钟,王鑫就已经打定了主意。西式灶和电器集中摆在阳台左侧,右边垒出西式小吧台。平时给家里做做饭,周末还可以让朋友来尝尝他拿手的蔬菜沙拉和意大利面。“妈,回头咱回新家第一顿饭,我给您做!”看着田阿姨迈步进来,王鑫抬起了头。“这儿子!”田阿姨回头看看记者,脸上挂着掩不住的笑意,透着一份为人母的骄傲。昨天早晨7时32分,年过半百的冯大哥成了出现在老楼里的第一位住户,他家在1单元502。“您第一个到了,就先给您弄,您先开门,施工队马上就到。”施工方屋内负责人赵志刚在记录单上做了标记。老楼在增加了面积之后,原有的墙垛还留在屋里,会给生活带来不便。为了让百姓放心,所有屋内的拆除工作,都将在业主的监督下进行。推开房门,冯大哥眼睛一下子亮了新装的塑钢节能窗,离地面只有八块红砖的距离,和以前的老钢窗相比,横竖足足扩了一大圈儿。窗外,杨树、榆树的绿意蔓延,几乎一直伸展到脚下。昨天是个闷热的阴天,能见度虽然不高,但一眼望出去,还是能一直看到远远的路。“装了这窗,看着敞亮多了,痛快多了啊。”冯大哥再伸手打开窗户,潮湿的空气一股脑涌进屋里,封闭三个多月的陈腐气息被一冲而散。“所有住户的新窗能关上的都关上,一会儿下雨别把新窗户给刮坏了。”赵志刚叮嘱着拎漆上来的两名工人。“说一声儿啊,进屋施工绝对不能抽烟。所有的暖气管道给人重新刷一遍,墙面上的霉点也得铲了,重新粉刷一遍。”赵志刚一遍遍地叮嘱着工人。冯大哥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赞许地点了点头。冯家这间房,总共只有16平方米,就是一个大开间。原来的厨房和卫生间被改成了两间厨房,一个小小的储藏室做成了卫生间,两家共用。地面上铺着一整张地板革,记者掀开一看,底下就是水泥找平的地面,已经磨得发亮。冯大哥说,这是25年前自己装修的,除了后来装了台抽油烟机以外,这间老房子除了变得更陈旧、墙面颜色变暗淡以外,没有任何变化。“10年前就不住这儿了,孩子大了,一间小房这么憋屈,怎么住啊。”听到施工方询问,冯大哥连连摆手。由于新源里西的地段比较好,冯大哥就将这个单间出租,全家搬到别的地方去住。除了每年回来收房租以外,他几乎不再往这边走。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当粉刷一新的11号楼出现在他面前时,冯大哥几乎不敢相信,这栋楼不仅一下就把周围的楼给比下去了、甚至比当年他第一次看到这栋楼时还漂亮。10年了,冯大哥家的房子一直没租上价。直到开工前,他的租金才每月1000多元。也许就是怕折腾,这么多年来,他也没再装修过:“楼太老了,屋里装得再好,价钱也上不去。”8时5分,粉刷工已经开始干活儿,负责拆老房窗下墙的8名工人也一一就位。拆墙声一阵阵传来,却让冯大哥听出了报喜的鞭炮响。“确实得重新装修。要不这墙都衬不上新房。”冯大哥心细,屋里屋外地来回检查有线电视、电话线网。看到门前门后的线路管仍旧码得整整齐齐,冯大哥满意了。楼道里的侧墙已经粉刷过一遍,原来的绿色钢窗也被换成了新塑钢窗,楼道里也是明晃晃的,即使阴天也不用开灯。走在粉刷过后的楼梯上,冯大哥紧抿着嘴角,脸上带着喜气。“回头还得让家里人过来看看,这窗户换完了,看着真痛快!”图为住在一单元502室的冯大哥一推门就感觉眼前一亮,新装的塑钢节能窗面积比以前大了不少,敞亮的感觉让他很满意。柳常义坐在藤椅上,眼睛微闭,嘴上哼着京剧。藤椅放在水泥地板上,由于地面刚抹好不久,水泥地板还泛着白色,边上还有一些破碎的砖头。一个小时前,施工工人刚刚将一面窗下墙打掉,让柳常义可以将藤椅从卧室搬过来。“你看,我放藤椅的这个地方就是改造后多出来的面积,足足增加了8平方米。”柳常义边说边伸出右手,做出了一个“8”的手势。说完从藤椅上站起来,“来,我领你看看。”柳常义家的户型南北通透,平时就他们老两口居住。进门是一个门厅,由于放了洗衣机、冰箱等大型家用电器,原本就不宽的门厅更显局促。北边三间居室并列,依次是厨房、卫生间和卧室。经过综合改造,卫生间和厨房都往北边多出了1.35米,相当于多了一个北边的阳台。小卧室和厨房的窗下墙都已经拆掉,从小卧室和厨房跨出一步就能到阳台上。柳常义家原来的厨房有2米长、1米多宽,安装了灶台、橱柜和洗菜池后,显得非常狭窄。平时做饭,只有一个人在里边转。“洗菜池挨着北边的窗户,平时老伴儿想让我帮忙洗点菜,她就得先出来,然后我才能进去。以后就好多啦。”领着记者,柳常义穿过厨房,来到阳台,阳台上的煤气管道已经安装好了。“我们正在选购灶台、抽油烟机、洗菜池,今后这一段新添的阳台就是新厨房了。”柳常义说,厨房变大后,就能把门厅里的洗衣机、冰箱等家用电器挪进来,让门厅也能宽敞点儿。挨着卫生间的卧室原本没有阳台,就因为这个,柳常义老被老伴“埋怨”:“老伴心疼我,她睡这个卧室,把朝南的卧室让给我住。以前,她老说我的房间有阳台,能接触外边的新鲜空气,现在北边的卧室也有了阳台,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看完北边的卧室,柳常义又领着记者来到客厅。厅里被截成两段,一段靠着阳台,当作柳常义的卧室,另一段当作客厅。厅里,密密麻麻地摆着沙发、桌子和电视。因为三个月没进人,家具上的盖布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尘。南边的卧室,柳常义住了几十年。这间卧室是个长条形的结构,宽度只有2米左右,东边摆了一张单人床,西边依次是一个2米高的书柜、一个写字台和一个电脑桌。中间的过道就被挤得只剩下几十厘米了。“平时,老伴儿在电脑桌上用台式机,我在写字台上用笔记本。”柳常义说,由于屋里空间太小了,只好把电脑桌和书柜并排放在一起,每次要从书柜里拿书时,都需要先把电脑桌移开。卧室的尽头是一个1米来宽的阳台。天气舒适的时候,柳常义总爱把藤椅从客厅搬到阳台上晒晒太阳,但每次都只能让一个人享受到这种日光浴的“待遇”。“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。现在南边往外扩出了1.5米,你看”柳常义指着面前满是碎石的一段地面。这一段原来是隔开卧室和阳台的门、窗和窗下墙。上午,工人将这些旧墙都拆掉了,卧室就和新增的阳台连在一起,面积增大了不少。记者顺着柳常义的手势望去,只见透过大幅的玻璃,阳光不加掩饰地倾泻进来,播洒在屋内,书写出一片新生活。说起以后的日子,柳常义和老伴儿计划好了。他们准备将卧室改造成一个住宿、书房、休闲于一体的地方。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放一个花架,养些花花草草。而原来属于阳台的地方,可以一侧放一个书柜,另一侧放一个写字台,再也不用将电脑桌和书柜并排放在一起,俩人出入的时候也不用错身了。而在卧室的中间,柳常义准备添置一个茶几。“最重要的,是要再买个新藤椅。以后我们老两口就能一起喝茶打盹、看书休闲,那叫一个惬意。”平时就爱舞文弄墨的柳常义,谈起马上就要拥有的新生活,眼神里充满了期待。图为住在一单元203室的柳常义师傅坐在客厅内等待工人拆除自家的窗下墙。

快速导航

×